「嗯...」梧杉迷糊的從床上爬起來,等到感覺到有些寒冷,他才發現自己是處於全裸的狀態。

 「我的衣服咧?」梧杉四處張望,走進了浴室後才發現全是嘔吐物的西裝,凌亂的丟在了浴室地板上。

 梧杉撫摸著頭,坐在浴缸旁「我昨天到底是做了什麼事阿?」記憶中只剩下在酒吧喝著酒,遇到一個男的,感覺很熟悉,後面大致都模糊不清。

 「算了!上班快要遲到了!」梧杉起身,原本想要打電話叫人送套衣服來,結果發現在椅子上有套乾淨的衣物,

 雖然size有點大,但也免強湊合著穿、東西也沒有任何遺失,很整齊的擺在了桌上。

 離開了房間後,梧杉走向了停車場。

 「對吼,今天是周末!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!」快開到公司的時候,梧杉才想起來今天是星期天,雖然公司陷入了一片混亂,

 但該放的假還是會有的,不過應該會有些笨蛋自願到公司加班吧!就像桐哥一樣。

 「哼哼,不知道要做什麼呢?」梧杉開著車,四處尋找著新奇好玩的事物、自言自語著「對了!現在我是單身了,所以應該可以去玩個一夜情之類的吧?不過現在有點太早了。」

 對於分手一事,梧杉大概只痛苦了一個晚上,可見他也沒把多少感情放在君夕身上。

 「還是先回家洗個澡好了!」雖然在昨晚就被清理了乾淨,但梧杉算是那種一定要自己親手洗才算有洗澡的那種人。


 

 「Rocket #9 take off to the planet (To the plannuset)Venus~」Lady ga ga 的歌從梧杉的手機裡傳了出來,說起他最喜歡的歌手也就只有Lady ga ga而已,

 自從幾年前聽到了她的歌後,梧杉就喜歡上了這個總是奇裝異服的歌手。

 「誰在這個時候打給我阿?」梧杉快速沖洗了下,濕漉漉的身體只圍了一條浴巾,腳印從浴室一路延伸到了床頭櫃。

 「喂?」

 「死小鬼!不是說好了今天要回家的嗎?」

 「爸?抱歉喔!一忙就忘記了這件事。」慘了,他竟然忘記今天要回家去,說是一家人很久沒聚在一起了,也順便慶祝梧樆的餐廳開了分店。

 「你忙什麼啊你?我看你每次在公司都是在想你的小情人吧你!」梧檻將電話搶了過來,剛出口就給了梧杉一記重擊。

 「二哥,你怎麼這樣說阿?我還是有在工作的!」

 「做屁啊你!好了!快回來吧!」在掛電話前,梧檻還不忘調侃了下梧杉,

 在掛掉電話前梧檻還撂下了狠話「三十分鐘內沒趕回來你就死定了!」

 掛上電話,梧杉趕緊將身體擦乾,連頭髮都還沒吹就馬上開車回去了!

 梧杉會那麼害怕梧檻不是沒有原因的,上次在爸生日他沒回去時,隔天他小時候的蠢照片就被寄到公司所有員工的郵件內,

 害他整整被笑了一個月,連掃廁所的阿桑都知道了。

 「我...我回來了!」梧杉幾乎全程都是用跑的,家裡的車庫整個都擠滿了,害他要從附近的停車場跑回來。

 「不錯嘛!差兩秒鐘!」梧檻坐在沙發上,喝了口咖啡說道。

 梧杉看著空無一人的客廳,感到有些疑惑。

 梧檻斜了眼梧杉「他們人都先去餐廳了,只有我留下來等你!不用謝!先去吹乾你的頭髮吧!」

 「二哥!你不會直接叫我去餐廳嘛?」梧杉吹著頭髮像在客廳的梧檻說。

 「才不要!這樣我才可以跟我親愛的弟弟獨處呀!」梧檻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梧杉的身邊,在他耳朵用氣音說話。

 「哇!」被梧檻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,梧杉將掉落在地上的吹風機關掉收好後,轉身對站在後方捧腹大笑的梧檻沉著臉說道「誰要開車....」

 「當然是我開囉!最近剛買的車子還開不到三次呢!」梧檻甩著手中的車鑰匙說。

 「你高興就好!」

 

 「終於到了!不知道他們開始吃了沒?」將車子交給泊車小弟後,兩人走進了梧樆的餐廳內,服務人員看到他們兩個,

 立即用非常親切的口氣問道「請問是梧檻先生嗎?」

 「是。」

 「好的,請上二樓,老闆他們在等您了。」

 有上了樓,看見了一群人有說有笑的,不過菜明顯還沒上來。

 「終於來了!小杉等你好久了。」梧檬先發現了梧杉他們,走上前抱了一下他。

 「大哥你怎麼....」梧杉話還未說完,嘴巴就被梧檬摀了起來。「噓!小聲點,你二哥還不知道這件事!」

 「我不知道什麼?」梧檻提高了音調,搞得梧檬慌的要死「沒..沒事!對吧!小杉!」

 「喔..對!沒事沒事!」

 「都去坐下吧!喔對了!大哥!夏威夷好玩嗎?」梧檻拍了梧檬的肩膀道。

 「二哥你別逗大哥了!」梧梲出來忙打圓場,見到最疼愛的小妹都這樣說了,梧檻就決定先放過大哥,後面在跟他算帳。

 一家人難得聚在一起,大家每個人都聊得很開心,最後梧杉也是喝得爛醉,被送回了梧檬家也就是梧家大宅。


  「杉叔叔!起床了!」梧橡在梧杉的床上又蹦又跳,梧杉瞇著眼睛問著「有事嗎?小橡?」

 「梧椎叔叔和爸爸都在樓下好像是要見客人,叫我上來叫你。」

 「客人?哈乎~」梧杉打了哈欠,起身走到浴室裡去盥洗。

 「對阿!說是什麼小時候很要好的朋友!所以要趕快下去喔!」梧橡對著在浴室裡梳洗的梧杉喊道。

 「知道了!」

 換好了衣服,梧杉邊走下去邊想著,很要好的朋友?該不會是......

 「梧杉你來啦!你看,這是你小時候最喜歡的傲嚴哥哥喲!」梧杉往梧檻的方向看去,兩人的視線剛好對到。

 「原來是你阿!」傲嚴先開了口,梧檻喝了口咖啡問道「你們早見過面囉?」

 「對啊!在酒店的時候。」

 「酒店,小杉杉那可要你好好說給我聽囉!」梧檻陰笑,梧杉連忙把傲嚴拉到廚房裡去。

 「你說我們昨天在酒店見過面?」梧杉小聲的說,深怕被梧檻聽到。

 「沒錯啊!你還吐的我一身都是嘔吐物呢!」

 「是嗎?那還真抱歉了...」梧杉搔搔頭,傲嚴將頭靠近了梧杉的臉,用氣音說「那你要怎麼補償我呢?」

 「補補...補償?你要什麼補償?」梧杉後退了幾步,心想『慘了,這真的是傲嚴哥哥嗎?』。

 「你真的很可愛呢!」傲嚴回復到了正常的姿勢「我今天來這裡也只是敘敘舊而已,等一下就要回去了!如果有興趣的話這是我的電話。」

 接過了紙「所以你的意思是?」

 「我的意思是,我對你有意思,我也知道你和君夕分手了。」傲嚴丟下站在廚房內目瞪口呆的梧杉,

 對大家道別後,便前往公司處理繁瑣的事物了。

 「小杉杉!傲嚴是跟你說了什麼啊?」梧檻趁著四下無人的時候,跑過去廚房套話。

 「沒有啊!」梧杉抓抓頭,當他想離開時被梧檻抓住「想走?你最好一五一十的把話講出來,否則....哼哼」

 「好啦好啦!我說我說!他說他對我..那個有意思..」梧杉小聲的說,臉紅的跟什麼似的一樣。

 「嘖嘖,原來是這個喔?要不然你以為傲嚴這個大忙人為何會抽空來我們家呢?」梧檻拍了梧杉的堅說道。

 「啊?」見梧杉還未反應過來,梧檻特地為了他解釋了下「從前天晚上他就看上你了!我想他應該是調查到你的背景才發現你是爸的兒子吧!」

 「前晚?二哥?所以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?」梧杉大力的搖了遙梧檻。

 「廢話!我你哥欸!好了別搖了!既然你和奸夫分手了,那就試著和他在一起看看吧!」梧檻走出了廚房,

 跑到廁所裡打了通電話「喂?」

 「結果呢?」電話那頭傳來了傲嚴的聲音。

 「成功,我想我那個笨蛋弟弟應該會去找你,畢竟他可是不能不過每年的情人節呢!」

 「對了!你說的那台鋼琴明天就能寄到我家吧?」

 「當然,我馬上派人送過去。」

 可憐的梧杉,殊不知自己被自己的親哥哥出賣了。

 回到了家,梧杉思索著梧檻今天跟他說的話。

 的確,他可是個發不了春就會思春的人,不能沒有情人這東西。

 「好!我就去赴約吧!」

 就這樣兩人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


 

 靈感沒了:P,給我幾天的時間補充吧!!

 大概要兩個禮拜吧!!因為要考試了

 真可憐:((

 

  美/國 萌啊!!

創作者介紹

腐兔窩们 。╮

梧菟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