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一開始試想要按照順序寫的wwwwww

結果發現對梧檻毫無頭緒..虧他還是我的一個想出來的

後面就挑個看起來好寫的:)


 「嗯...不知道這次情人節要幹嘛呢.....」梧杉坐在辦公桌前發著呆,突然門外傳來了敲門聲,

 梧杉立即擺出非常認真的姿態。

 「請進!」梧杉對門外的人喊了下。

 推開了門,進來的人是在業務部門裡人稱魔女的副總經理-米蘭妲;米蘭妲正在站門外非常憤怒的看著梧杉。

 「經理!目前公司因為市調部門的失蹤陷入一片混亂!我們部門有些人還被調去了市調部門幫忙,您還有心情在這胡思亂想?」

 「你...怎麼」梧杉非常驚訝,霎那間他還一度認為他有讀心術。

 「我怎麼知道?看您在辦公室裡頭一聲不響的我就知道了!您一整天都那麼安靜,要不是死在裡頭就是又再發春了!」

 米蘭妲像往常一般犀利的言語,看著睜大眼鏡的梧杉,米蘭妲又接著說「君先生在線上等你!」

 「真的嗎!謝謝你了米蘭妲!」梧杉的雙眼立即有神了起來,將米蘭妲打發走了後馬上拿起電話。

 「喂?」

 「對不起喔!小杉!我這次情人節要出國處理一些事情,所以不能陪你了一起過了!」

 「嗯...沒關係..你忙你的..」梧杉語氣中難掩著失落感,這次情人節他還想著要一起去法國呢!

 不過公司的經理不能在多一個失蹤下去了。

 「我會補償你的!先掰!我等下要開會!愛你喔!」

 「嗯...我也愛你。」掛上了電話,梧杉趴在桌上無精打采的,米蘭妲再次敲了門進來,

 這次並沒有等他說「請進」就逕自進來了。

 梧杉無神的看了眼米蘭妲,米蘭妲手插著腰說「算是我多管閒事,君先生是不是又放你鴿子了?」

 「嗯。」梧杉噘著小唇點頭道。

 「每次君先生都在重要節日至少對你來說,都以出差、有重大事情要處理,不覺得有點奇怪嗎?」

 聽見了米蘭妲的言論,梧杉也有些懷疑了起來,米蘭妲手插著腰「明天晚上你就偷偷溜到他家看看吧!」


 

 「我怎麼傻啊!竟然被米蘭妲慫恿到這裡!」梧杉躲在君夕家中的床底下,一身黑衣,活像是個小偷一樣。

 「喀」聽見了開門聲,梧杉心想不妙,難道被米蘭妲烏鴉嘴說中了。

 「寶貝!你的嘴真甜!」梧杉摀著嘴巴,當下他真的想衝出去將這對淫夫們給閹了。

 「嗯...你今天不用陪你的小杉杉過節日嗎?」

 「不用擔心!那邊我想好理由搪塞過去了!」君夕抱著他的小情人,邊脫衣服邊吻著他的脖子。

 就這樣梧杉聽著兩人的聲音在憤怒的狀況下睡去了。 謎:好強..

 「梧杉?你..你怎麼在這裡?」君夕在隔日清晨,彎腰撿起落在床下的衣物時,發現了在床下熟睡的梧杉。

 「嗯...?」梧杉被君夕吵醒,迷迷糊糊的對著他說「閉嘴奸夫1號,讓我在睡一會兒!」

 君夕把梧杉從床底下拉出來,梧杉扭了扭脖子說「你家地板真硬,哈乎!」

 君夕慌張的看著梧杉問道「你從什麼時候就躲在那的?」

 「從你和小奸夫開門的時候我就在床底下了,話說,你家床底真寬啊!我一開始還擔心會被撞到呢!」梧杉調侃道,

 拍了拍褲子準備離開。

 「所以分手囉?」梧杉正準備開門時,聽見了這句話便停下來了「我希望我們能和平的分手,但是我兄弟們可能會有些激進,

 小心為妙。」梧杉丟了這番話頭也不會的離開。

 雖然很爽快的分了手,但真要說不會傷心那可是騙人的,畢竟愛了兩年了。

 


 「哈囉!帥哥!來陪我喝一杯吧!嘿嘿!」在酒吧裡,梧杉正喝得爛醉,目前變成了見人就搭訕的狀態。

 傲嚴看著梧杉,梧杉的手一直抓著他不放,索性也坐了下來點了杯伏特加。

 「乾杯!」梧杉借酒發瘋,將自己的酒杯和傲嚴的酒杯用力撞在一起,結果灑了傲嚴一身濕,

 他人也跟著一起跌進傲嚴的懷裡,睡著了。

 傲嚴真心感到這人和他根本就是犯沖,原本想要好好的放鬆喝個酒,結果後面竟搞到全身的濕透。

 開了間房,傲嚴將身體稍微沖洗了之後,非常意外的也幫梧杉整理了下,

 不過結果是吐了他全身都是,過了兩三個小時,傲嚴終於把梧杉乾乾淨淨的弄到了床上去。

 「嗯...在喝..在喝一杯嘛!」梧杉全裸著,躺在床上含糊的講著夢話,

 傲嚴被梧杉的聲音吸引過去「夢話?」

 這下他才發覺,梧杉長得蠻好看的,身材也很好,如果是平常他早就把他給吃了。

 換上了酒店送過來的衣服,傲嚴準備離開時,回頭看了眼正在熟睡的梧杉。

 「見獵心喜就是這種感覺吧?」


 

 呵呵就寫到這裡:3明天在更吧...

 話說好快就要星期一惹wwww人家不依啦~又只剩1天的電腦可以玩玩了!

 歲月真是把宰菟刀(嘆

 (來張德/國呵呵)

 

 

 

 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腐兔窩们 。╮

梧菟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