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篇文是依照電影內容寫的,只有在性向部分做更改

在有些地方可能會覺得突兀:))

見諒看道聲音的部分別太想笑我說,雖然我自己寫也有些憋扭..因為我不會英文發音啊!!我是個英癡..

色部分是電影裡他說的話,我感覺不寫有點奇怪:))所以還是寫了..

 


  我叫布萊德‧科恩,但我小時候有很多綽號,

 我弟弟杰夫叫我波波醫生,我媽叫我寶貝。

 學校的同學呢?什麼都有叫的,神經病或是怪胎之類的。

 其實我沒什麼朋友,但我有個同伴一直陪伴著我,

 印象中沒有他不在我身邊的時候,

 現在有些時候不會不會對我帶來麻煩,

 有時候就會!

 「爪....抓...爪」小男孩扭著脖子發出了些怪聲音,看著圍著他的人。

 「丟掉什麼?丟掉書!」一群小孩子,圍繞著另一個小男孩,其中一位為首的人,將小男孩的書從他手上拍到地上。

 「住手!」小男孩便喊邊後退,為首的人靠上來嘻笑道「你害怕嗎?布萊德怎麼啦?」

 接著另個穿藍襯衫的男孩衝上前,用力的推了下布萊德。

 布萊德有些生氣的,衝上去揮拳憤道「少煩我!」

 在窗外的圍觀著的孩子們,開始興奮的大喊著「打!打!打!」

 接著三人就打起來了,穿藍襯衫的男孩,朝著布萊德喊「這是怎麼啦?來阿!有種就打!」

 「住手!不准在打了!回去上課!」從圍欄繞過來的女老師衝過來喊著,制止他們。

 「瓦.....瓦..」布萊德被老師拉著衣服,老師生氣的罵他「少胡鬧了!你有大麻煩了!先生!」

 布萊德還是一樣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,被老師拉去了校長室。

  我和我多年的好友有一個共識,那就是我們都討厭上學!

 我等不及想畢業了!不用在寫作業、不用在看書,也不用在看老師猙獰的臉色。

 「小女孩掉進泥巴裡弄髒了自己。」布萊德坐在教室裡的最角落,看著時鐘,嘴裡咬著鉛筆努力的不要發出聲音,

 雙腳撞擊著桌子,快速的翻著課本。

 「哇哇......襪襪!」整間教室充斥著布萊德的聲音,同學們大聲的笑著,老師怒目咬牙的瞪著他。


  我的同伴是在我六歲時出現的,但過了很多年他才有名字;

 現在精神科醫師說我只是過動,我會發出怪聲和怪動作,來吸引我自己的注意,

 這只是一個過渡期,我長大後就會恢復正常!

 就像其他人一樣!

 「瓦握..瓦握!」布萊德在加油站的商店洗手間洗著臉。

 走出了商店,邊穿著西裝外套便走向自己的汽車,他的聲音及扭脖子的動作引了很多人的注意。

 從小到大,這個同伴一直陪伴著我,現在我的朋友只覺得布萊德本來就是這樣!

 我喜歡棒球,愛聽80年代的老歌,呵呵!他們覺得這比我發出的聲音更怪。

 布萊德開著車子,將歌的卡帶放入了車子的播放器裡,布萊德時不時的跟著唱上了幾句。

 布萊德聽見了警笛聲,用後照鏡一看,發現後面有一輛警車,回頭看見警察示意他往旁邊靠。

 「瓦瓦!怕...怕把..」布萊德將卡帶取出,將原子筆放入了自己的嘴裡咬著,將車子停在了旁邊。

 警官從車上下來,將自己的帽子戴上,緩緩的走向布萊德的車子。

 「警官好!我有超速嗎?」布萊德拿出了自己的身分證遞給了警官。(本菟不知道那是啥鬼也不知道怎麼查所以就亂寫了....)

 「超過速限12哩。」看了眼布萊德的身分證,警官好奇的問了下「聖路易斯?你是觀光客?」

 「阿..不是!我住在亞特蘭大,剛搬來這裡!來這邊找工作的!」布萊德看著警官,稍微解釋了下。

 「我想我剛才有一點分心..握..怕茲..握!」布萊德話還沒說完,又無法自制的發出了怪聲,扭著脖子,頭撞了幾下座椅。

 警官看見了他的舉動,喬了下帽子「先生...你有喝酒嗎?」

 布萊德睜大了眼看著警官,輕笑道「沒有警官!我有妥瑞症候群!爪!」

 「放輕鬆先生!我要你在這裡簽名!」警官不在過問下去,指了下要他簽名的地方將罰單遞給了他。

 「所以..?你要找怎樣的工作?」警官寒暄了幾句。

 「教書!爪!」布萊德抬頭說「我想當老師!」將罰單和筆還給了警官。

 聽見了布萊德的言論,警官尷尬的回了聲,露出了奇怪的表情,將罰單撕給了他,笑了下就走了。

 我經常看到那種表情,但我從不放在心上!

 布萊德開到了目的地,將車子的遮陽鏡扳了下來,稍微整理了下服裝,踏著輕快的步伐走進了亞特蘭大地區教育委員會,

 一路上發出的聲音還是不免吸引旁人的目光。

 「嗯....你有布萊德立大學的學士學位,那是在..伊利諾州是嗎?」金髮女士看著布萊德的資料說著。

 「是的夫人!」布萊德跟著女士走向她的辦公桌。

 金髮女士推了下眼鏡「畢業成績優異,推薦度很高。」

 「瓦哇答!」金髮女士看了幾眼布萊德,但是很快的把目光轉回到了資料上。

 「你的教學成果評估非常優秀,好極了!」女士用手示意布萊德坐下「你怎麼會想要教書呢?」

 「阿..我就只想要教書,我覺得我生來就是要當老師的!瓦!」布萊德邊坐邊說。

 金髮女士緩緩的坐下,將眼鏡拿掉「為什麼選擇亞特蘭大?我我的意思是指你的家鄉在密蘇里。﹞」

 「嗯..對!我想我是想當勇士隊的球迷....所以呃」金髮女士困惑的看著他,

 布萊德笑了幾聲「喬治亞洲認可我的伊利諾州教學執照,就愛上了亞特蘭大!當我來這裡當營隊輔導員!我現在住在這裡!喯(ㄆㄣ)..

 我的父親和繼母也住在這裡!瓦!」金髮女士挑著眉呆了幾秒「很高興你能得到家人的支持」女士被布萊德突如其來了聲音嚇了跳抖了下,

 但她還是非常敬業的一直為笑著。

 布萊德看著金髮女士道「也許我們還是來談談大象吧!」

 「大象?」女士疑惑的問「在這屋子裡;我的妥瑞症。」布萊德解釋著,女士聽見了之後連忙拒絕「不行!基於美國殘障法案,我不能問你!」

 布萊德微笑著「我知道,但我想要告訴你,就像我也有告訴我之前的學生,喯喯!我告訴他們這是大腦的問題,讓我發出些奇怪的聲音,

 就像打噴嚏一樣!控制不了你,想打噴嚏就非打不可,瓦瓦!非打不可。」布萊德舌頭畫過了嘴唇,向女士說著。

 金髮女士皺著眉問道「學生們都怎麼回應呢?」

 「當他們明白後就接受了呀!在課堂上從來不是問題!爪!我只想要一個機會,只要讓我面試,向他們證明我能勝任這份工作!爪哇爪!

 美國殘障法案明文規定,我有權利得到這樣的機會。」布萊德認真的看著女士,聽見了此番言論,也被他感動,

 也向學校推薦了他。


 

 回到了家,布萊德叫了聲他室友「朗恩!」

 聽見了布萊德的聲音,朗恩問了擦了下嘴邊的刮鬍泡「結果怎樣?」

 「喔..你知道,他們就說誰想要像狗叫的老師,叫我去找別份工作。」布萊德拿出兔子飼料,倒進籠子的小碗。

 朗恩從浴室裡出來「真的假的?他們沒看你的履歷嗎?」

 出來看到布萊德的表情後,才知道他被騙了「喔..你在開玩笑啦!」

 「哈哈!他們會安排我和幾位校長見面!」布萊德伸出來和朗恩擊掌。

 朗恩興奮道「太棒了!什麼時候?」

 「喔!我不知道,要等他們的電話!瓦!喯!」布萊德滿面春風的說。

 「去換衣服!我們要來去慶祝!」

 「喯!你不是有約會嗎?」布萊德撇頭道。

 「奥歐!我問他他有沒有朋友,你也是時候該認識幾個男生了!」布萊德走到了書桌前,回頭跟朗恩說「我現在沒心情交男朋友啦!卓!」

 郎恩不以為然的說「有沒有人說你走火入魔了?」

 「呃...只有我去看過的每個精神科醫生啦!」布萊恩用手在兩個大腿拍了幾下,接著在額頭上拍了一下用嘴發出了「啵!」的聲音。

 朗恩擺擺手道「Well...那你慢慢專心吧!」

 在朗恩準備開門出去時,突然想到了一件事「喔你爸又打電話來了!也許你有空還是回個電話給他吧!you know?」

 布萊恩抿著嘴點點頭。

 「好吧!那待會見!」郎恩將門關上,布萊德回頭看了眼門,又將頭轉了回去。


  回電話給我爸?呵!那我要做好準備才行!

 我爸和我媽在我還是小孩的時候就離婚了,我和我爸的關係一直都..呃..該怎麼說?應該算是複雜吧?

 我磨光了他的耐性,就像是黑板上的釘子一樣,更糟的是我弟弟杰夫也有些過動。

 小布萊德騎著腳踏車準備回家,他弟弟杰夫看見了他,背著書包從草坡上爬上來「爸爸說他在等著回亞特蘭大的家,他想跟你說再見!」

 杰夫跑在布萊德的腳踏車旁邊,布萊德仰起頭道「再見!」

 杰夫在一旁跑著「你這樣會惹他生氣啦!」

 「閜(ㄒㄧㄚˇ)!瓦!」

 「來吧!我們來比賽!」杰夫奮力的跑著。

 布萊德從坐墊上起身向弟弟杰夫喊道「想跟我比?你在跟我開玩笑嗎?」

 「混蛋!」杰夫大喊著,往捷徑跑過去,布萊德喊著「作弊!」

 在布萊德快超越杰夫時,杰夫叫著「抄捷徑!」隨後往遊樂場的方向跑去。

 跑了很久,杰夫發現布萊德騎到他跑的位置的旁邊的路上,對著他哥哥喊著「你騎腳踏車耶!」

 布萊德對著他弟弟說「掰掰!杰夫!」

 經過了一條小路後,杰夫跑到了他哥哥的前方,看見了杰夫,布萊德笑著說「嘿嘿!那不公平啦!」

 杰夫邊跑邊喊「歐!來阿!」

 「杰夫!」

 「你贏不了我的!」杰夫大笑說。

 「看!我快贏囉!歐!那不公平你騎腳踏車欸!」布萊德的爸爸在車子旁聽見了他兩個孩子的聲音,

 看見了兩兄弟正在胡鬧著。

 「不准你這樣!」

 「不!你作弊」

 「你們這些傢伙!小聲點!別讓鄰居發現了,過來這裡!」兩兄弟的爸爸招招手「看吧!我贏你了!」杰夫向布萊德說。

 「對!冷靜下來!布萊德過來!」

 看見了兄弟倆還在互相打來打去,諾曼語調平平的喊「好了!請你們專心點!」

 「過來!過來這裡!聽著!聽我說!好嗎?」見到兩兄弟慢慢停下來時,諾曼開了口「我要你們兩個幫我一個忙,我要你們多體諒一點媽媽,

 好嗎?」布萊德和杰夫又開始打了,諾曼一邊用手制止一邊說著「你們兩個快把她搞瘋了。」

 「聽好!嘿嘿!住手!布萊德!」諾曼大力的將布萊德轉過來,對著他說「要幫忙媽媽整理房子,但是首先不能再搗蛋了!好嗎?」

 諾曼再次將在玩鬧的兄弟倆分開,當布萊德發出了怪聲時,諾曼再也忍不住對他吼著「嘿!聽著!我是很認真的!好嗎?別在胡鬧了!

 你弟弟也許覺得很好玩,但我不這麼覺得!」

 布萊德扭了下脖子,對著他父親說「我控制不了嘛!」

 「你可以的!只要自制一點就可以了!現在請停下來!」諾曼盡量讓口氣溫柔點,

 平靜的跟他兒子說。

 「諾曼!」諾曼聽見了他前妻在叫他,回頭應了聲。

 「飛機是不等人的喔!」艾倫手插著腰對諾曼說,諾曼向他兒子們說「好!好了!給我一個擁抱!」

 諾曼用力的抱了下杰夫,杰夫開心的跑開「下次見!爸爸!」

 布萊德看著他父親,主動抱了他「我愛你,爸!」

 「我也愛你!小鬼!」諾曼轉頭,邊跟艾倫喊說邊開車門「聽好了!下次住我家怎樣?我下次帶你們去看勇士隊的比賽!」

 上車時,諾曼指著布萊德跟他說「布萊德!季住我們剛剛說的話!要自制一點!好嗎?」

 「媽!要幫忙嗎?」杰夫抱著母親,問道。

 「既然你都提到了那就來幫忙吧!」艾倫變看著諾曼離去邊和兒子杰夫說。

 離婚後,杰夫和我一起幫忙媽媽創業,

 她四處在兜售精品高級服飾,Well..可能也不算是幫忙啦!

 在美容院內,一名正在捲髮的女子看著這些服飾邊摸邊說「喔!艾倫,這些衣服好漂亮!你在聖路易斯絕對找不到這種流行款式。」

 「這是從加州直接送來的,比佛利山莊,大家都這樣穿,你看這件!」艾倫解釋著,拿了一件衣服給女子看。

 「Boys?Boys!」艾倫叫著孩子們。

 「捉迷藏?開始數!一!」杰夫把眼睛遮起來,布萊德趕緊跑去躲起來。

 「艾倫!我不想看到兩位數的衣服!」女子向艾倫說道,艾倫趕緊解釋著「喔甜心!加州的東西都不貴,你試穿看看!」

 「瓦!瓦!瓦!」女子拉開了衣服,被躲在裡頭的布萊德嚇到了,艾倫輕聲的對著布萊德說「布萊德請你冷靜下來?」

 「他像狗一樣吠欸?」女子看著布萊德說。

 「聽著!別誤會了!恕我直言,我是當你是朋友才講的,你有沒有考慮找人來驅魔?」女子說

 艾倫聽完後,抹了下鼻子「你知道,我覺得你還是要面對現實,你的尺寸是12號,如果你不好意思我可以幫你剪標。」

 這下女子便識相的閉上嘴了。


 「這是新醫生,讓我們來聽聽看他怎麼說!」艾倫向著正趴在桌子上的布萊德說。

 「爪爪!我都知道他會說什麼了。」布萊德嘆了口氣。 

 「你因為離婚的事生你媽的氣嗎?布萊德?」醫生坐在布萊德前方的椅子上問著。

 「瓦瓦!沒有..沒有。」布萊德回答。

 「你因為爸爸布跟你住而氣他嗎?」醫生又問。

 「瓦!不會啊!」布萊德扭扭頭回答,醫生看著布萊德又問了個問題「爸媽離婚你會自責嗎?布萊德?」

 「這發生在我很小的時候,瓦!我甚至還不太記得了」布萊德晃著腳說,角還不小心撞倒在他旁邊的小桌子。

 醫生有些懷疑的看著他。

 診斷結束,醫生在旁跟布萊德的母親討論著。

 「科恩太太,布萊德有些無法接受父母離婚,在家裡要給他定界的很明確,

 要讓他理解這種行為完全無法接受,這就是你的責任了,科恩太太!」醫生將他的結論在一旁跟布萊德的母親說,

 並將診斷單遞給了她。

 我最難過的就是讓我媽媽很辛苦,我有在盡量幫她了,至於我爸?

 我打棒球;在球場上我是如魚得水,我是說,打棒球的每一個人,都會發出怪聲,和做一些奇怪的動作。

 「加油波波!布萊德加油!」杰夫在觀眾席大聲的幫他哥哥加油。

 球賽結束後,諾曼去買了兩個兒子的午餐。

  「聽好了!我有好消息要告訴你們!寶貝!別吃那麼快,會讓你打嗝!」諾曼手拿著兩杯飲料,

 走在兩個兒子旁邊。

 「他總是在打嗝!」杰夫嘴裡咬著東西,口齒不輕的說。

 「你才打嗝咧!爪!爪!」布萊德和杰夫正互相的推來推去。

 「聽好了!你別這麼激動好嗎?」聽見了父親的話,兩兄弟立即停止了下來。

 「你媽說你都沒再吃藥,這樣你怎麼會冷靜下來呢?你都不按照醫生說的。」諾曼說。

 「吃藥只會更嚴重啦!」布萊得低下頭說。

 「喔?所以你現在是醫生嗎?」

 「他是波波醫生~」杰夫喊道。

 「閉嘴!」布萊德捏了下他弟弟。

 諾曼找到了位置,要它們兄弟坐下好好吃東西,它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。

 「兄弟?兄弟!聽我說!好了!鬧夠了!我們回車上,走吧!」聽見了要回車上,布萊德看著他父親說「可是我還是很餓啊....」

 諾曼對著布萊德吼著「你知道我希望你怎樣嗎?我希望你有一天不會在胡鬧了!」他指著布萊德說「就一天就好!」

 諾曼快步的走向車子,布萊德低下頭,四處張望「爪...爪!」 

  上了車,諾曼對剛剛大吼有些愧疚,看了一下布萊德。

 待氣氛緩和時,布萊德問了他老爸「爸你要宣布什麼事?」

 「我有新對象了!」諾曼笑著說。

 「有新對象是什麼意思?」杰夫不了解諾曼的意思,天真的問著他。

 諾曼說著「她的名字叫黛安,她..」

 「爪!」諾曼的話被布萊德的聲音打斷,諾曼很不悅的說「布萊德!請你不要在這樣了!」

 「我不能!」

 「還沒發生什麼啦!但....你們想不想要一個繼母?」諾曼問。

 「才不要!」杰夫說。

 布萊德疑惑的看著他父親「我們已經有個媽媽了!」

 「Well...現在會有兩個阿!我跟你媽說了,她不介意!我說停下來!停下來!」諾曼看見布萊德的雙腿正在晃動,

 一時怒氣衝天,非常大力的拍了椅子,用手將布萊德的雙腿停下來。

 布萊德瞪大眼睛看著他爸爸,諾曼繼續開著車,布萊德躺在座椅上,眼睛望著窗外。


 父親發脾氣我不怪他,我的怪動作把它搞瘋了,因為他也跟我老師一樣,不知道我會什麼有奇怪的動作,

 只知道這是「無法容忍」的。

 不知道為什麼,我的成績還可以,但正常人要做一個小時的事,我卻需要兩個小時,甚至三個小時,

 我喜歡學習,但我討厭、討厭讀書,我一專心,那個長年的好友就會搗蛋。

 「爪爪!爪....爪 !」布萊德發出的聲音,讓正在看書的同學們哈哈大笑,

 在講桌前的老師拔下眼鏡,請他到前面來。

 當布萊德走到他旁邊時,老師彎下腰來語氣兇狠的說「我知道你愛耍寶,但我受夠你了!」

 「我..我就控制..控制不了。」布萊德邊扭著頭說。

 「你每次都這樣講,我不想再聽到你有任何藉口了!同學們想要念書....」老師的話被布萊德的「瓦瓦」聲打斷,

 老師瞪大眼睛的看著他說「你這樣耍寶會妨礙他們。」

 布萊德抿著嘴道「對不起....」

 老師不以為然的看著他「不要跟我道歉,你要跟他們道歉。」

 老師彈彈指「各位同學!看這邊,請你們坐好,布萊德有話要跟你們說。」

 「對不起,我...我..害你們不能念書。」布萊德低下頭說。

 「還有呢?你要保證不在發出任何怪聲音了!」老師接著說。

 布萊德看了四周,無奈的說「我保證不會再發出任何怪聲音了。」

 「回你的座位,你們大家繼續看書。」

 當布萊德回到座位沒多久時,又發出了那些聲音,這下引起了全班哄堂大笑。

 老師手插著腰,對著他喊「布萊德!現在馬上去校長室!」


 「科恩太太,也許你很難接受,但老師們都無計可施了!」校長和布萊德的媽媽邊走邊說。

 「但我們...」

 「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!真的是最後一次了!」校長手指著一說,進了校長室後,校長對著布萊德說「布萊德,聽著!我找你媽媽來,是因為你在

 學校的行為很失控,今天她要帶你回家,你可以在回來上學..」

 「爪爪!」布萊德扭著頭,他母親輕拍著他的背安慰他。

 「不能控制嘛...」布萊德小聲的說。

 「抱歉?你說什麼?」校長問。

 「他說他控制不了!」她母親幫她回答,校長不以為然「最好是。」

 布萊德的母親起身,跟校長說「萬一她說的是真的呢?哼?」

 「你有個聰明的孩子,科恩太太!但你在替他找藉口..」話被布萊德的聲音打斷,校長看了眼布萊德一眼,

 轉頭回去繼續剛才的談話「替他找藉口是不能幫助他的!問問他自己...」

 艾倫有些不耐煩,拍了拍布萊德的肩膀,要帶他回家了。

 「問他自己為何要自毀前程。」校長沒有停下來,手環抱著胸部看著他離開。

 「就算被退學也沒關係,我恨那間學校!」布萊德跟他母親說。

 「不管哪間學校都一樣!」布萊德的母親拉著他,快步走著。

 「我討厭那間學校;為什麼我們要來這裡?」布萊德問著。

 「來找答案啊!」布萊德的母親說。

 此時布萊德停下了腳步,跟著他母親說「我不能進去圖書館,他會把我趕出來的!拜託!媽!」

 艾倫嘆了口氣說「好吧!你過來,做這邊。」

 將孩子的書包放在椅子上「也許是我們走錯了方向。」

 「誰?」布萊德的媽媽整理了她額頭上的頭髮「我們全部的人。」

 艾倫留下了布萊德自己進去了圖書館內。


 

 「放開我!」布萊德坐在杰夫身上,將手指放在嘴裡再拿出來「吉娃娃!噢不!不要用極刑啦!」

 「我知道你很忙!但我不會佔用你很多時間諾曼!我只是想告訴你..安靜點孩子們!我再跟你爸爸講電話呢!」艾倫坐在床上喊著。

 「我想要跟他說話!」和布萊德扭打在一起的杰夫對著他媽媽說。

 「等一下!小聲!」

 「聽著!那些老師和醫生,他們只覺得是父母不盡責,也就是我,因為我是一個人在這,不!諾曼我不是在怪你,

 其實是我不想在自責了!我跟一位朋友聊過,她認為是醫生的診斷錯誤,我去學校借了一堆醫學的書,我做了一些研究....」

 「別再說他欠管教了諾曼!我不管做什麼都沒辦法!他控制不了自己我也無計可施!」艾倫發現了站在一旁的布萊德,

 布萊德問了她母親可不可以跟他爸說話?

 原本她一開始要他在等一下,聽見了杰夫的哀號便改變了心意「好吧!講完再叫我聽!怎麼了杰夫?」

 「嗨爸!」布萊德接起了電話「對那場比賽很精彩,我打了兩次安打和一次四壞球!」

 跟父親聊完後,吃完晚飯後艾倫正在鋼琴前翻閱著醫療書籍研究著。

 布萊德緩緩的走過來對著艾倫說「對不起媽.....因為我給你惹了很多麻煩...」此時愛倫感到非常欣慰,

 摸了摸布萊德的頭,對著他說「我找到了這本書,你念念看!這本書也許能解解釋你一直發出的怪聲音。」

 「媽!我討厭讀書!」

 艾倫溫柔的說「念念看。」

 「妥瑞症候群?」

  到了心裡醫生那邊,艾倫將那本書翻開醫生看「布萊德不就是這樣嗎?發出怪聲音跟抽動。」

 醫生將眼鏡拔掉,對著艾倫說「我還要做進一步的檢查,但也許妳是對的,我們的方向可能是錯的。」

 艾倫心疼的看了布萊德,醫生又繼續說「我從來沒遇過妥瑞症的案例。」

 所以我多年的朋友終於有他的名字了!

 「書上寫說這沒辦法治療,但也許現在有,這本書很舊了!」艾倫指著書說。

 「現在還是沒有,科恩太太。我很抱歉!」醫生遺憾的說。

 「對啦!但醫學界還是在研究,對吧?我是說他總有一天會找到的..她們總有一天....總有一天會找到。」艾論哽咽的說。

 她轉過身去哭泣著,布萊德看見後連忙過去安慰他母親「沒事了嗎!我們不會怎樣的!」

 「喔!過來!」艾倫將自己的兒子抱入自己的懷中。

 得知了病因後,布萊德回到家中第一件做的事就事打電話給他爸。

  「所以這是有原因的爸!」諾曼正做在沙發旁,聽著兒子的解釋。

 「我不是故意搗蛋的。」

 「布萊德我..」諾曼現在不知道要說什麼,才能表達他的愧意。

 布萊德接著說「好了!我要說的話都說完了,再見!」

 終於!我爸相信了我!但他對我沒信心,不相信我會成功、不相信我能教書。


今天做了些更改..大概等等會放上一小段:))

 

QQ图片20131103130938  

噘嘴萌啊...

(圖片皆來自網路)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腐兔窩们 。╮

梧菟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